nba直播视频直播视频直播|nba吧百度吧

第三章 末法

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

    离开军营已经到了午夜时分,徐佑和清明、何濡、鲁伯之、王士弼踏着银色的月辉回到明玉山,鳞次栉比的建筑物隐藏在若隐若现的群峰之中,满山的松韵和竹涛声如同宋神妃妙手弹奏的惊鸿曲,为归?#35828;?#33050;步奏响着轻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詹文君和冬至还在山腰的密室里候着,初春的寒气扑面而来,角落里点燃的炉火?#20102;?#30528;明媚的光,让炉火边的伊人更平添了几分属于家的烟火气。

    徐佑已入四品,几乎感受不到季节变换带来的寒冷和酷热,但还是下意识的搓了搓手,站在炉火边招呼众人随意落座,然后转头看向冬至,问道:“有消息传回来吗?据萧药儿说金陵城里发生了叛乱,到底?#30331;?#22914;何?”

    “小郎回来之前,我刚收到金陵传回来的讯息,经过这段时日的追加和整理,基本弄清楚大概的情况。月前,金陵突发叛乱,主要参与者有皇后王氏的弟弟、开国县子王篙,皇后的侄子、奉车都尉王平,内府黄门华源,长水校尉魏朴,谒者仆射何康,谢、曹、范、章等七个中等士族,还有商人费成昌,僧人竺法深以及中军里十几个幢主和?#35282;?#20891;卒。是夜,皇帝宿在太极殿,被心腹黄门华源和两名宫女联手用绳带?#31449;保?#24046;点窒息而亡,若非鱼道真出现及时,这次叛乱几乎就要成功。随后,王篙和王平借外戚的身份,由谒者仆射何康假太妃?#23478;?#37324;应外合骗开了宫门,和魏朴带兵攻入台城。同时谢、曹、范、章等士族部曲也在城中四处放火制造混乱,阻碍中军救援。而商人费成昌则提供了将近千万钱,用来作为赏赐和激励军卒参与叛乱的资财。叛乱发生后,萧勋奇和沈穆之联手,仅用了一天一夜就完全平乱,除王氏子弟外,余者尽诛。安休明差点死于阉人和宫婢之手,可?#38901;?#35937;会有多么的恼怒,竟?#23194;?#36870;者的数千颗人头在朱雀大道堆砌起九层楼高的景观,以之震慑朝臣和子民,同时金陵实行历年来最为严酷的宵禁,违者可不经刑曹审议,立斩于街?#23567;?#20013;军也由司隶府进驻,开始筛查和整顿,不少战功?#24656;?#30340;将领都被误杀……”

    徐?#28216;?#24494;叹了口气,望着飘忽?#27426;?#30340;炉火,思绪再次回到了数月前和朱智在江州刺史府里的那番对话。朱智答应给他留出足够的时间来?#32321;?#21644;合纵连横,只是没想到采取的手段会如?#35828;?#28608;烈和决绝,行刺于深宫,谋乱于军伍,连皇后的家族都成了棋子,?#30001;?#35874;、曹、范、章等七姓,让安休明惊惧难安,自以为稳固的金陵再次风声?#22863;Γ?#33509;论拖延的效果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截止目前,朱智的出手还?#29992;?#35753;徐佑失望过一次!

    只?#19978;?#37027;数千条性命……

    或许他们也知道必死,可求?#23454;?#20161;,为家国正道而死,死而无憾。楚国立朝百年,国祚正隆,虽有安休明这样的逆子,可节义忠贞之士,何其多矣?日后攻下金陵,这些死难之人,当立碑立传,传芳名于万世!

    鲁伯之奇道:“商人费成昌?是何许人?”王嵩?#28909;四?#36870;不稀奇,可?#24615;?#22312;众多外戚士族将军里的商人,听起来就觉得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费成昌,历城费氏这一代的嫡长子,随着家主费抟逐渐的淡出,家族中的生意全都交给他打理。从益州到金陵,费氏的手里握着丝绢布匹行业最赚钱的门路,而这条让很多人都眼红?#20174;?#26080;可奈何的门路,却是南阳王安休铄给费氏的恩典,更是费氏为安休铄效力的根本和底气。”

    后世学者唐长儒曾将古代商人分成三个层次,第一等是中央恩倖,第二等是地方王侯将帅的恩倖,第三等是小商小贩,游食无赖之徒。

    郭勉是第二等,费成昌也是第二等!

    安休铄不仅仅是南阳王,还是尚书令庾朓的乘龙快婿,也是庾氏曾经力推要和太子争夺帝位的后备储君的?#25628;。?#33509;论在安子道和京城贵戚们心里的地位,可是远胜江夏王安休若。

    所以,从?#25345;?#24847;义上而言,费成昌比郭勉更加的强大!

    ?#27604;?#20102;,这只是?#25345;?#24847;义而言,郭勉行商只是掩盖身份,真正的实力是暗地里发展壮大的泉井和船阁。

    这点却是费成昌?#23545;?#19981;可比拟的!

  &n



(第1/3节)当前1061字/页


仕途天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

    前章提要:...见证了无数次奔突、?#26494;?#21644;诀别。 如果说元光在元沐兰的生命里充当了?#30422;?#30340;角色,而短暂出现的於菟,却充当了?#30422;?#30340;部分角色。 “他……还好吗?”於菟又犹豫了一会,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出来。 “不算太好!”元沐兰低垂着头,黯然道:“师父染了面?#36965;?#20037;治不愈,三个月前已辞去大将军的官位,返回平城养病。” 元光身为大宗师,不说百病不侵,可被寻常的面疽折磨的返京修养,於菟立刻意识到个中必有隐情,担忧的道:“是主上的意思?还是他自己的意思?” 元沐兰不想多说这个话题,楚国父子相?#26657;?#39759;国其实也没好多少。元光固然受面疽之苦,可对他的影响还没到耽误军务的地步,之所以抛下防御柔然的艰巨任务,是因为元瑜对他的?#24405;?#26085;深,京城的谣言一日三变,甚嚣尘上,大有除之而后快的架势。元光在漠北辗转难安,如芒在?#24120;?#20110;是上表辞官,恳请回京养病,没想到惹得元瑜大怒,和内侍私语说元光?#22235;?#20197;?#23435;?#36827;之计,柔然大军?#26469;?#27442;动,他却挟戎机以逼君父,?#26377;?#21493;测,?#25022;?#32972;义,竟?#40644;?#22825;荒的准了。 皇帝的态度就是正治的风向标,元光回京之后,被御史台揪着小辫子穷追猛打,内侯官连大将年府的门子都抓到侯官曹进行审问,每日送到内朝......

    后章提要:......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离开军营已经到了午夜时分,徐佑和清明、何濡、鲁伯之、王士弼踏着银色的月辉回到明玉山,鳞次栉比的建筑物隐藏在若隐若现的群峰之中,满山的松韵和竹涛声如同宋神妃妙手弹奏的惊鸿曲,为归?#35828;?#33050;步奏响着轻快的节奏。

        詹文君和冬至还在山腰的密室里候着,初春的寒气扑面而来,角落里点燃的炉火?#20102;?#30528;明媚的光,让炉火边的伊人更平添了几分属于家的烟火气。

        徐佑已入四品,几乎感受不到季节变换带来的寒冷和酷热,但还是下意识的搓了搓手,站在炉火边招呼众人随意落座,然后转头看向冬至,问道:“有消息传回来吗?据萧药儿说金陵城里发生了叛乱,到底?#30331;?#22914;何?”

        “小郎回来之前,我刚收到金陵传回来的讯息,经过这段时日的追加和整理,基本弄清楚大概的情况。月前,金陵突发叛乱,主要参与者有皇后王氏的弟弟、开国县子王篙,皇后的侄子、奉车都尉王平,内府黄门华源,长水校尉魏朴,谒者仆射何康,谢、曹、范、章等七个中等士族,还有商人费成昌,僧人竺法深以及中军里十几个幢主和?#35282;?#20891;卒。是夜,皇帝宿在太极殿,被心腹黄门华源和两名宫女联手用绳带?#31449;保?#24046;点窒息而亡,若非鱼道真出现及时,这次叛乱几乎就要成功。随后,王篙和王平借外戚的身份,由谒者仆射


展开+
nba直播视频直播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