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直播视频直播视频直播|nba吧百度吧

章三七 先剃发

推荐书 最新章节 加书架

    “属下昌平战犯管理所训导,少校张万里见过雷长官。”昌平城门前,一个年轻的军官向刚刚下马的雷克生敬礼,雷克生拍了拍张万里的肩膀,知道他原本就是安全局中管理重犯的典狱长,更为专业,而在他履职之前,这座战犯管理所也是张万里在负责。

    雷克生笑了笑:“都是军中弟兄,不讲这些虚礼了,介绍一下,这是战犯管理所的法务助理魏长生,也是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二人见过之后,雷克生耳听城内号?#30001;欢希?#19988;有炊烟,问道:“这边的基础设施已经改造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三个月前?#24466;?#21040;了消息改造,先后有上万人在这里忙活,拆了城内破屋,按照野战营盘的标准盖了宿舍,部分家具是直接用的陆军的装备,一应?#28216;?#21017;是从清算委员会那里要来的赃物,如今管理所已经入驻了千余人,都是光复京城时擒住的满蒙权贵和清廷高官,半个月前,接了一批来自山西的汉奸商人,如今城中已经准备妥当,接纳您押送来的这两千多人。”张万里说话速度很快,做事也是?#38378;罰?#22478;门处已经摆开了桌椅,一应书记官和警戒营伍也是拉开了架势。

    雷克生满意的点点头:“好,交接的事情就麻烦你了,就按照老规矩来,人太多,天气又冷,尽可能快些。”

    张万里点头称是,下令:“让战犯全体下车,各自登记检查,发放生活用品。”

    很快,福临一行被赶下了车,在持枪士兵的押解下到了桌前,桌?#36127;?#30340;书记官接过这车战犯的资料,然后打开了战犯名册,正声说道:“现在核?#38405;?#30340;身份,战犯213号,你的姓名。”

    福临本是帝王之尊,当了战俘后也是被一?#21495;?#25165;包围着,没吃什么苦,可一路北上,和一群人挤在一辆?#36947;錚?#21507;喝拉撒全在一起,每日只有凉水和两块大饼为食,早已磨的没了好性子,他见书记官手中的册?#30001;?#26126;明写了自己的名字,还要问,更是不忿,拧?#25293;?#34955;看向雷克生,道:“去问他,他知道!”

    “好胆!一个战犯,到了这里还敢放肆!”书记官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张万里已经接受了两批战犯,见识过了这群?#35828;?#24503;性,说道:“不配合就一边站着凉快去,先对配合的?#35828;?#35760;。”

    雷克生却是拦住了张万里,打量了一下满身狼狈的福临,警告道:“你最好老实一些,让你做什么,就做什么!”

    张万里低声对雷克生说道:“长官,上面不让咱们动刑,您可别乱了方寸,这种人属?#24405;?#22810;了,扔在一边,冻一会就冷静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雷克生不置可否,眼睛盯着福临,呵斥道:?#26696;?#35785;他你的姓名!”

    福临昂着头,回应道:“你不是知道吗?”

    雷克生微微点头:“好,不说是吧,让我说,那我就说了!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,对书记官说道:“战犯213号,姓爱新觉罗,名字我却记不得了,?#28909;?#20182;让我说,我便帮他取个名字,?#24466;?#29233;新觉罗筐吧,对?#24466;?#29233;新觉罗筐,妈的,什么狗屁名字这么长,写简单些,就要罗筐!”

    书记官知道雷克生是顶头上司,不?#19994;?#24930;,连忙书写,眼瞧着自己的名字被改为罗筐,福临扑过去,按住了那只拿笔的手,雷克生大声问道:“怎么,不是让我给你取名么,还有没有记不住自己名字的,站出来,老子挨个给他起,下一个?#24466;?#29399;剩子,信不信?你们这群东西,归拢归拢全都是混账王?#35828;埃?#25226;你们全杀了,或许有一两个冤枉的,可是排成队,隔一个枪毙一个,肯定有很多漏网的,实话告诉你们,北上的路上,你们还能耍耍脾气,那是在别人治下,本官管不着,可这是昌平,到了我的手下,是龙你也?#38376;?#30528;,不然,我有的是办法整?#25991;?#20204;这群东西!”

    雷克生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,?#27426;?#22823;?#28909;?#20247;人不敢说话,等再开始登记的时候,一众人都老实了下来,排队核对信息登记。

    “姓名?”

    “朱由榔。”

    “年龄?”


(第1/3节)当前1107字/页


?#36865;?#22825;骄 逍遥小书生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一念永恒 官梯 元尊 修罗武神

    前章提要:...西,可和你没有关系!” 雷克生攥着魏珠的手:“有魏珠和长生娘俩就够了,?#28909;?#23731;父不说话,长房长子同意了,那就算分了,告辞!” 说罢,就拉着魏珠走了,出了门,雷克生对长随说道:“你在大门口等着,等长生回来,就带城西刘记客栈去!” “这可怎么是好,这可怎么是好啊。”魏成伸长脖子,看着人消失,喃喃?#26434;鎩?“大哥,莫不是那姓雷的在外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财产,才这般痛快的!”魏家老二问道。 “你们胡说什么,他若是这?#28909;耍?#36824;出手救你们么?”魏庸怒道。 魏明摇摇头:“他?我看还是长生出力多些,虽说新朝不认前朝的科举,但长生孝悌郎的名声可是在外的,若不保全咱们魏家,新朝怎么谈孝道?” “孝道?新朝还在乎那些,连?#20934;?#37117;被清算了,若不是祖辈余荫,圣贤照拂,怕?#19988;?#35201;流放的,此间整个?#20934;?#37117;在曲阜戴罪,闭门思过!”消息灵通的老五说道。 正此时,外面响起说话声,原以为是魏长生回来了,魏庸踟蹰不知如?#39759;?#23385;儿交代,却见府里的管家进来,说道:“老爷,外面来了一官爷,说是行政总院勋事处的。” ?#25226;?#20107;处,这是什么衙门?”魏庸狐疑问道。 几个儿子相互看看:“不清楚。”......

    后章提要:......

    本章精要    “属下昌平战犯管理所训导,少校张万里见过雷长官。”昌平城门前,一个年轻的军官向刚刚下马的雷克生敬礼,雷克生拍了拍张万里的肩膀,知道他原本就是安全局中管理重犯的典狱长,更为专业,而在他履职之前,这座战犯管理所也是张万里在负责。

        雷克生笑了笑:“都是军中弟兄,不讲这些虚礼了,介绍一下,这是战犯管理所的法务助理魏长生,也是我的儿子。”

        二人见过之后,雷克生耳听城内号?#30001;欢希?#19988;有炊烟,问道:“这边的基础设施已经改造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三个月前?#24466;?#21040;了消息改造,先后有上万人在这里忙活,拆了城内破屋,按照野战营盘的标准盖了宿舍,部分家具是直接用的陆军的装备,一应?#28216;?#21017;是从清算委员会那里要来的赃物,如今管理所已经入驻了千余人,都是光复京城时擒住的满蒙权贵和清廷高官,半个月前,接了一批来自山西的汉奸商人,如今城中已经准备妥当,接纳您押送来的这两千多人。”张万里说话速度很快,做事也是?#38378;罰?#22478;门处已经摆开了桌椅,一应书记官和警戒营伍也是拉开了架势。

        雷克生满意的点点头:“好,交接的事情就麻烦你了,就按照老规矩来,人太多,天气又冷,尽可能快些。”

        张万里点头称是,下令:“让战犯全体下车,各自登记检查,


展开+
nba直播视频直播视频直播